快捷搜索:

我的作文上报了随笔

在暑假的时刻,我闲着没事,翻了一下当天的报纸,这下我总算知道了什么叫“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”了,南京日报的“未成年人”版上赫然立着一行粗体字:“我竟是个贼?”噫!着不是我一个礼拜前投给报社的文章吗?呵呵,皇天不负有心人啊。我大年夜笑不止起来,阴阳怪气的笑声把妈妈给“吸引”了。她走过来问我:“女儿,怎么啦?没什么搭档吧?”我一边笑一边把报纸递到妈妈手中,妈妈刚看了一下子,就像触电似的,甩开报纸,激动的拉住我的手,都有点颠三倒四了,“哎哟,我的瑰宝女儿啊,写得真是不错呢!”“当然了,可是86分的随笔呢!能不上报吗?”我有些由由然了。没一下子,爸爸回来了,妈妈好象比我还激动,捧着报纸就像爸爸冲了以前,吼道;“看哎,咱们女儿的随笔登上报纸了!”“哟,我看看!”爸爸把眼镜往上推了推,定睛一看,点头如倒蒜。呵,这可是我的“处女作”呢!必然要好好保管,免得我哪天成了像席慕容那样的大年夜作家,记者问我,彭大年夜作家,你的“处女作”在哪儿啊?我也好把它那出来啊!嘻嘻,我痛快的晕头转向,身子也好象进了云端,轻飘飘的。

这篇文章的名字写得不是我真实的,我拟了个笔名写了上去,像那些大年夜作家,冰心、曹禺、艾青,不都没有用本名吗?我自己取了个文绉绉的,叫“慕容语歆”。

之后,爸爸把报纸那去复印了二十多份,妈妈也那去了几份,问他们干吗?可爱的老爸老妈把头一甩,给人看呗!呵,好象文章是他们写的似的,乐成这样。

着实最乐的是我,从晚上不停笑到第二天早上,过了几天还莫名其妙的傻笑,自己都不知道乐的是什么,用南京话讲,叫“兴的一头核子”!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